菊花溢

*明知这是一场意外

© 菊花溢 | Powered by LOFTER

他在那灼热的阳光下淌下泪来,那些黏腻的液体像是汗珠一样,一滴一滴,又在刺眼的阳光下如同闪烁的星一样,一颗一颗,空气也被阳光晒得发热,泪珠却没有立刻挥发。

他所经历的故事从没有完美结局,但看过的小说里却总是皆大欢喜。有时他想大骂人间骗子居多,但最后释然的原因却是:原来唯有自己经历的事才有实可言。

或许没有人在撒谎,只是他不够幸运。

就在前一分钟,他再次说了再见,抢先扭头就走的这个人竟然还是流了泪,但这个“竟然”其实一点也不值得惊讶了。

每一个离去的人都不愿先说再见,他总是先说开的那个,但总没有人能够让他问一问那句他深藏在心太久的话——

来不及。已经来不及了。他总能提前注意到那些现在就想...

春风十里不如你/

伊谷春是个严肃还很固执的人。从他还年轻的时候,小夏就经常被他那张刻板的脸吓的说不出话,之后她犯的错减少了,而哥哥的笑容还是一直都不多。

年纪越大背负越多,唯一不变的是伊谷春的固执和不轻易妥协的坚持。

一个习惯于独身的人,一个严厉不喜形于色的但却疼爱妹妹的哥哥,一个人民警。察。

他在见到辛小丰的第一回莫名就察觉出些不对劲的东西。这是直觉,之后的一切都是在每一个细细密密谎言缠绕的缝隙里逐渐显露出来的马脚。

从他在鲜有人烟的公路上给辛小丰点燃了第一支烟,在下水道浊臭的水层下拼尽力气的拉动生锈的铁杆,一个又一个气泡咕咚咕咚地响,在他耳边震耳欲聋起来,他在十几层的高楼下看见楼上悬着的两个人,心惊...

隐cp(邬童x唐缇)
别扭的热心肠男孩子和倔强的洛丽塔女孩。

-

邬童私下找过唐缇,总来看起来有点别扭的男孩子在跟她说话的时候刻意挪开了目光。

他不说我们懂你,这太矫情。

他只说:“放心吧,这事我们会想办法的。”说着右手往软塌塌的后脑勺上摸,看上去有些紧张。

唐缇猜他是被班小松和尹柯推过来代表他们三个说话的,好像不情不愿一样又其实是最想帮忙的那个。于是她笑了一下,眼底闪光。

“邬童。”

“谢谢你们啦。”

一定是那个方向上阳光太刺眼,不然邬童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不敢看她的眼睛。他嗯一声快步离开,心里骂起那两个家伙来。

-

人总是更容易爱上美的事物。唐缇不例外,很小的时候她跟表姐一起...

hug

坐高铁而已,却又遇到熟悉的人。梦里却好像真实的一般。
他的蹙眉颦笑好像就在眼前,手温的触感就好像轻抚过面颊一般。
全都那样真实。

除此之外——
“你过得好吗?”一类的寒暄,以及带着丝缕感情和关心的话语味道是虚假的。

好呢。

既然依旧是在梦中,那么你也是假的,又有什么还是真的呢?

“挺好的啊。”我歪过头看向他,脸上浮起一丝我从不擅长假装的虚假的笑意。

又是这样一场梦,毫无征兆的做起。明明昨天并没有过多的想起你啊,明明在一起时这种有你出现的梦的可能性少的可怜啊。

是在讽刺我吧?

“嗯。”你也笑笑,目光是望向高铁半透明的窗子外的。

现实里好长时间未有洒落的阳光此刻正温柔出奇地穿过无阴无树的轨道缓缓透入窗内,洒在你干净的眸...

———

感情洁癖。

你是我故人
纵于我故事
只至执笔间思念。

“Awlays“

1 / 2